首页 » 永辉棋牌官网 » 校长随笔

——林敏教育随笔

最近听了不少语文课,在听评课时,也总聚焦语文课的结构流程,希望语文课堂中,对文本的梳理解析要精准细密,要尽可能地贴近文本内在原有的模样。教学中,重点关注以字词句等语言要素的组合方式、培养学生的“语感”和语言文字的具体运用能力。语文文本中的描写、叙述、议论等功能被提炼为抽象的语文技巧,让学生去揣摩、思考和应用。语文课的工具性愈来愈突出,也是近些年来语文教学为应对“标化考试”而日益“理科化”的自然反应。

 

不少语文课堂中,教师努力地将文本中的人物、故事、情景分析得细致透彻,结构框架、故事条线、人物关系、心理情感、场景细节,都被一一还原为精细严密,类似于“拼图”式的基本“方块元素”。整堂课似乎是师生在共同分析、拆解这一完整的文本结构,然后再一起重新将这些“碎片元素”搭建还原。

 

在这一过程中,学生也确实对文本深层内在的逻辑架构有了一定的把握理解,也在这“拆解”和“重构”过程中,熟悉了解了文本重构所需要的各种文字运用的基本方法与技巧。

 

但语文教材中的文本,不仅是文字元素的逻辑结构化的产物,更是富有创意、想象、意境、情感等多种超越语言文字技能化的文艺作品。我们的语文文本,具有多重的认知与审美功能。阅读解析文本过程中,学生们常常会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与体验,那种很难用语言文字去界定描述表达的“美感”,一种“朦朦胧胧”、基于个人与文本的“对话”、可意会但在呈现表述中会失去深意的个体化的认知审美情感体验。而恰恰是这种独特个人的认知审美体验,日积月累,会逐渐内化为我们的语文深层素养。学生们在语文课上所生成的“朦胧美”或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个人文本阅读体验,不应被简单直接还原为精准明了的逻辑化表述,相反,我们应鼓励学生更多地去关注自己独特的内心感受体验,因为这些难以标准化的学生个体审美情感的生成,是语文学科核心素养的起源。

 

我们的语文课,既要有精准细密逻辑化的文本解析,又要有个体化的“朦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