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永辉棋牌网官网下载 » 校园新闻

照见丨当那个写出了《满眼繁花》的校长来了西外(图)

2020-09-17

 

西外梦工厂 

 

 

照见

 当那个写出了《满眼繁花》的校长来了西外


郑朝晖的名字时常出现在上海乃至全国各大教育分享平台,他的身影也是和他的公号一样,“一个教师的行走空间”,这种有情怀梦想的教育人的话术还有一个很著名的女生版——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郑朝晖,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全国语文报刊协会课堂教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市写作学会常务理事,上海市中小学国学教育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上海市教育攻关项目主持人,上海市特级教师特级校长联谊会副秘书长,华东师范大学MOOC中心兼职教授,华师大语文教育研究所研究员,建平教育集团秘书长建平中学副校长。

 

当爱行走的郑老师已经变成了郑校长,且走进以“行走课程”闻名的西外校园时,学校报告厅里的讲坛上,已经迎来百余位同道大咖了,单以人文类为菜单,于漪、钱梦龙、尹后庆、倪闵景、叶开、周宏等,这些沪上达人,都在西外的讲坛上有过动人精彩的分享。

 

 

为了拓宽师生的学术视野,西外是认真的。
郑朝晖老师作为语文特级教师专业咖,一上来就扬短避长,他的PPT首页玩科技风,科技重新定义世界,他讲互联网、大数据、AI技术!“互联网万物互联,它形成的一个很重要的革命性的东西是什么?是打破了时空的信息壁垒,原来的信息要传递,说信息传递大家概念还不是很很强,但是你们想想看,唐朝一个美女,在长安的一个美女,要吃广东的荔枝,怎么办呢?八百里加急快递,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为什么别人不知道是运来的荔枝因为那个时候的驿站它起到的作用很大一部分程度是信息的传播,所以那个时候传递信息,是要付出时空成本的。”他上面讲,老师们下面就用着这些技术的重要载体——我们无法离身的手机,开始了“指尖运动”。这样的场景发生在绝大多学校的会议场景中,除非手机被没收或者摆拍需要,恐怕是科技偶像再生演讲,也难以回避低头刷屏的同步模式吧——
可是西外人的手机是在记录和搜索,记录有共鸣的金句,搜索郑校提到的书和人物,这是一支交互性的即时学习的团队最积极的互动了!

 

 

座无虚席的西外报告厅,又一次成为掌声、笑声、心流涌动的现场。西外老师们时思时记,眼眸闪亮,因为郑校所讲的,不少内容恰恰是西外的课堂和校园中的探索实践。
从走上三尺讲台那神圣一刻的开始,谁的心里还没有过一团火呢!

 
道不远孤,这团火需要不断被加油,西外教学上重视的实践力、批判力、思考力,这些学习力的内外循环,就随着学术专家的分享碰撞,以及一个多元型的创校博士掌舵领航,到了郑校分享的精彩内容这一刻,到了老师们抬头思索的2020年新秋。

 
他的所言所感,与西外的教育教学实践,在精神本质上,是如此契合。

 
会后的交流追问中,问及他最享受教育生涯的哪个时刻时,郑老师的回答印证了这个共鸣感很强烈的“西外现象”,他说在他的新书《满眼繁花》里有比较充分地表达,“我最享受的状态应该是和学生们一起享受探寻的乐趣的学习共同体阶段了,每每听到学生卓有见识的话语,我都会很感动,那种感觉很像你们听到心爱的歌手唱他们最出名的歌曲时候的感受,很激动甚至会“起鸡皮疙瘩”(O(∩_∩)O哈哈~)”。

好的教育实践就是会引起共鸣的

 

好教育改变人的气质!

 

呵护学生内在的学习本能,

和了解自己和世界的兴趣。

 

要想让一个孩子爱学习,

不要用物质奖励!

 

要把视知识为中心的价值观,

转变成人为中心的价值观。

 

良好的组织需要合作、共享、彼此之间的对话。 

信息的解读能力和加工能力是未来的竞争力。

 

教育要唤醒人的尊严和责任。

你怎样,中国就怎样!

 

这是在几百位西外教师的随笔中,一位普通的教师的记录,“郑教授是一场精彩的学术盛宴,但其实是对西外教育实践的一次照见,我一遍学习,一边在自己的意识流里将我们做过的同类教育行动回顾一场,似乎脑海中放了一部电影,看了一场西外版的《满眼繁花》。”

 

 

更多的老师之所以把这些金句现场速记,最主要的原因,是听着耳熟!这些话日日践行在西外大小教育一线,我们的学术组讨论、教研、对话分享,日日随记的,阅读的,提炼出的,也就是这样的话语!
的确不仅是学术上的共鸣,话术上也有同样的共识。西外有一个一个爱写随笔、扎根于课堂的书生校长,随笔其实并不随,但是听课读书反思创新、这些拙慢不取巧的积累,就慢慢显出了濡染的价值。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写着写着,就所有人都写了,也就成了一本大书。

 
教育的力量在于示范和先行,这一点,西外做得真实自然,队伍也就越来越蓬勃,越来越“认真”。

 
不是吗?世界正在悄悄奖励认真的人,好像是这样的。

 

 

认真的老师们发来的随笔,比总校长的随笔,让人惊讶之余多了几分感动,在西外舞台上成长的老师们,学习着,实践着,被鼓励着,哪怕是看着读着,耳濡目染,也都写出了那么几分哲学味道。

 
我们虽在聆听,但更多的是在别人的分享中照见自我。

 
比如西外的智慧课堂建设, 推行三次五年一期的升级后,培养出一支真抓实干素质和能力都很强的队伍,一位老师的随记中写道:

• 郑校长在讲座中所提到种种的教育实例中,我都能发现自己和同事在平时教学过程中的影子,西外的“学习主体”所涉及的对象应该是全体学生,而不是其中的一部分,又正如郑校长说的那样“i see,i forget.i look,i konw.i do ,i understand”,这和总校长给我们深入的课堂结构分析完全契合,我们西外学生的课堂活动是积极、真实的,而不是消极、虚假的,我们育人文化一直是围绕有效使用教材,为学生创建良好的学习环境,设置有趣的情景,将课堂生活化。

 

又比如西外的特色“导师制”,也早已从建校之处国内十分少见的“西外桌”,那种真切的老师对于学生的呵护与唤醒,也从1.0版日益丰厚,成为研究学习动机和教育哲学的升级版:

 

• 今天郑校长提到小组合作时让我感受颇深。在我的自然课堂上经常会让学生们进行小组合作,很多时候是一起完成一个实验、做一个作品,会经常进行小组评比,课堂是活跃的,西外的环境师生共建,我的课程也会和我们的“第二空间”、“植物医院”结合,甚至和行走课结合,走进的山川湖海,让自然课堂归于自然,我是一个导师,和学生爱不同场景主题的切换中,形成了互相学习与帮助,友好安心、放松的状态。导师这两个字比教师更加意味丰厚,西外的导师要从“学科专家”转变为“学习专家”、“生涯规划师”,我们可以将组合、引领、陪伴的力量发挥到极致。

 

再比如关于郑老师一再提到的佐藤学教授,西外教师因队伍庞大结构多元,可以说都经历了“脱口秀”、“百家讲坛”、“苏格拉底”、“学习共同体”这四个阶段的某一个层。这四个阶段是郑老师到郑校长的晋阶过程,但对于西外人,往往是四种境界化身无数,应对不同学情,西外教师切换角色很快,总是找到最让学生受益的那一个方法,

 

• 郑校长的讲话中,也提到了教师教育是一种专业性教育,更是一项艰难的课题。在西外的教学中,无论是课堂教学的比武,还是学生学习素养的生成,都在立足打造教师队伍,我在西外的大家庭中,满足了我成为教师的梦想和尝试,并且依旧有新的梦,学校总是给我们最前沿的,新鲜的,有效的引领。

 

——摘自西外人的手机记录

 

老师们的共鸣是怎样的“西外逻辑”

 

如前铺陈,西外老师从15年前创校之初就亲历了西外承办的第一届中美哈佛峰会算起,那时的马云、李开复见过,世界课堂走出去请进来的时间轴上,西外的行走地图及长长的阅读书单上,各国大使来过,世界级的学术咖也都见过几尊真人,这就造成了西外人略显慵懒智慧的眼神——

 

 

同样是蛙,看过星辰大海的蛙和井底的必然不同的,更何况人呢,一所高学历+经验值历经时间磨炼的中西结合教师团队,不是那么容易被集体催眠。更何况,一句让郑校长也赞叹不已的教育箴言,刻在西外墙上的那种——
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

 
这句话足矣说明西外的学术氛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在大气象里写出真心感言的,恰恰是一批西外龄十年以上的教师,这大概是爱行走的郑校长一路邂逅的最强粉丝团了!

 
西外是十五年一贯制的学校,跨度涵盖了基础教育阶段的整个时间轴,而郑校长是高中学段的学科特级教师,这些感言有没有逻辑?是单纯的共鸣还是深度思索?

• 高中闫爱珍老师:郑教授主张知识建构还原安静的课堂,对伪活泼课堂提出了质疑。他以生动的比喻解释了学习主体的人性特点,与林校长的好课堂是“众生喧哗”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要让学生展现其真实的学习过程,在学生个性化的认知和思考有充分的时间去发挥。这样,既尊重了知识的传授与转换,也尊重了学生自由思考的权力,达到更有效的学习目的。

 
• 初中沈贞老师:如果教育界也有“AlphaGo”,学生会喜欢它们还是我们?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传统教师职业会消失吗?边听边思考,我们学部的课程实践也一直倡导,不仅要玩转“人工智能”,让科技服务于课堂教学,更要拉进我们与学生的心理距离,做真正懂学生的老师。这样的老师才是学生喜欢的,现在喜欢,将来亦是如此。西外这点创校之初的坚守是非常有前瞻性的。

 
• 小学刘慧慧老师:郑老师的光环很多,但最让我崇敬的是他竟然是我们一线教师看得见,摸不着的“空中课堂”里上课的老师。以至于早已过了冲动年龄的我会后竟然求合影。郑老师的教育情怀与我们一线教师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他说的就是这十几年我和我的同事们在做的实践。

 

从以上三个位教师的会后分享中,如果深挖,我们似乎发现一些好玩的逻辑,在郑校长做主讲频段的“空中课堂”偷偷听课的小学双语部的刘老师,其实说出了西外跨界学习力的优势:

 

 

对于西外学习共同体的建设,总校长一直建构一个多元异质的空间,平时大家在一个校园,常态的集体学术会议,无界的沙龙和活动课程,几乎串联起整个世界的国际化交流、世界课堂,大手西牵小手的特色帮扶,资助大山里“小蜜蜂”们来学校体验学习的东来西往,行走路上的团队文旅福利,这些大格局大气象的校园生活,让西外教师突破了单一学段的拘囿,也不受制于楼宇和办公室之间的隔断,西外更像一个家,老师们爱串门学习,这是西外的常态。


• 小学周雪琴老师:“不要让你的脑袋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郑校长的一席话,我也思考良久,如何从细节去教育学生保持思想的独立,对人对事要有自己的思考和主见,不能人云亦云!这是郑校长的表述,也是西外的校训。
• 小学胡雪勤老师:考试工厂式教育不是我们的教育焦点,我们的教育情怀是守住最后一道防线,关注学生的个体发展,注重教育过程,呵护学生学习本能,做一名有情感的教育者!西外行走课程与郑老师的职业体验课程不谋而合,教育与社会实践不相矛盾,西外的教育成长中会取得更多的家长认可,是因为我们培养出了更多有情感的可持续发展的人才,我们教师也从中获得职业幸福感和归属感。
• 高中史佳磊老师:高中,是人一生中最美的季节,作为孩子三年的引路人,西外做过很多比郑老师分享的案例更大胆的尝试,让孩子感恩和享受三年的高中时代,让孩子热爱和保护这一整个世界,那么我们才算是真正是把好了学生进入社会的重要关卡!西外的导师制,项目制学习,融合课程与郑老师的分享核心不谋而合。

这些都是教出过北大、清华、伯克利的那批师者啊,他们在西外学子的升学榜后,也许不是终极结果的高三教师,但是他们是小学一丝不苟教学生写字的“导师”,是第二空间带你乐学玩耍的教练,是双语课堂12小时陪伴你的伙伴,是中学认真带你第一次行走的大人文老师,亦是你第一次倾吐秘密的心理教师。
他们化身在无数个西外故事中,他们分享这些真诚感受的一刻,就是郑校长的真才实学,所感所悟与西外人精神照见的那一刻。
诗人说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一点通还不够——
我们的感言是一次自我梳理,反思,映照,共鸣,是一份有逻辑有意义的刷屏!

 

西外是怎样的,

让阅校无数的郑老师深度点赞


“昨天虽然讲座后只是匆匆参观了一下西外,但我觉得这是一所有情怀、有理想的学校,一所学校是否优秀,只要看学校里是不是处处有学生的影子,即便像昨天校园里还没有孩子们的身影,但是我依然能够感受到孩子们的欢笑、孩子们的成长和孩子们的创造力。这是一所向着阳光奔跑的学校。我爱这样的西外!”

 

 

圈内人也都知道,郑老师是真言学者,很少夸人,也很少套路夸一所学校,可以上他的表白,对于西外的场域,郑老师的妙笔简直可以写单独一篇:

 

“很感慨我们地处松江大学城的西外校园是我们上海最美的一块,这个倒也不是随意讲,因为怎么样?它是有山有水,上海这个地方能有山不容易有山。实际上我们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讲,山水相依它是很容易产生一些灵秀的东西和灵秀的事物。大家都知道眉山出三苏,苏东坡他们一家对吧?我们有一个成语就叫钟灵毓秀,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地方办学本身就是一个特别有意义的事情。进来以后我一路看到学生作品,校园风景,我看到了满眼繁花,最主要的是看到了最打动我的你们墙上的字,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这是我们教育人应该恪守的一个教育的情怀和教育的底线。”

 

西外的每一处空间确实让人满眼繁花,都是故事。

 

幼儿园的操场上跃动着孩子们的身影,在那里排练出老师们自编的话剧公映时走进上海戏剧学院的剧场,火爆极了;

 

小学构建了Happy Go、戏剧大舞台、第二空间、Maker Faire ,这些不在教室内的课程都是融合创新,是西外孩子们充满欢笑和创造力的童年;

 

 

在初中不仅有闪亮的升学榜和学生干部榜,还有一张漂亮的行走地图,一边是孩子们傲人的成绩,一边是行万里路的诗和远方;

 

高中的社团海报、精彩影像、课程文集、项目学习的各种奖杯几乎成了展厅最亮丽的一景,那是小哥哥小姐姐们走近北大清华等心仪梦校前,在母校的精彩记忆!

 

 

还有老师们家长们共建的很多教育行动记录,或许是海报,或许是GALADAY的文创礼品,或许是一幅画一幅书法作品,一面锦旗,一张照片,都是西外这个学习型社区开放的物证,也是因时间和情怀坚守而收获的礼物。


虽然把情怀和底线放在一起讲,从逻辑上是矛盾,因为一个是高位,一个是低位,但是在教育这件事情上面,如郑校长所言所观所感,西外的逻辑并不矛盾,因为,这个写过《满眼繁花》也确实转山转水的特级教师,他看见了我们西外200多亩教育土壤上开出了百花齐放的颜色——

做教育,我们是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