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永辉棋牌官网 » 校长随笔

原创 林敏 第一教育 2019-09-10

 

时间飞逝,去年教师节的表彰活动犹在眼前,今年的教师节表彰活动又在准备中。因九月十号是工作日,西外的教师节庆祝表彰大会移至周四下午学生离校后举行。

 

每年的教师节,总是忆起自己做学生时教过我的老师们。从幼儿园的张老师一直到在英国读博时的Jerry 导师,一个个老师的音容笑貌、神态气质,仍然是记忆犹新,在脑海中栩栩如生。这些老师们教我的各种具体知识或早已忘却,但他们带有各自个性特质对我言传身教时的点滴细节,却有不少留存至今,终身难忘。

 

记得幼儿园时我不爱睡午觉,当边上的孩子们沉沉入睡了,我仍在翻来覆去,百无聊赖。张老师总是耐心地坐在床边上,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哼着催眠曲,哄我入睡,不论我怎么折腾,总是那么和蔼可亲,从没训斥呵责我一声。幼时对张老师的印象,在我心中烙下了一个孩子对老师最初也最关键的起始印象。

 

也许我是幸运的,求学时所遇到的每一个老师,都是对学生恩爱有加,不仅传道、授业、解惑,更与我们情感深度交融,如父似母般地对我们在乎与关爱。记得小学读书时,教语文的冯老师知道我爱看书,年过半百的她总是想法设法替我找书读,我的每一篇作文,都成了她精心批改后在全班宣读的“范文”,在我幼小心灵中,播下了热爱读书的种子。

 

中学时的老师们,更是我思想启蒙、心智开启的引领者,不仅借我各种中外经典好书,又鼓励我上讲台做小老师。对我的要求不仅是洁身自好,更要有帮助同学,齐头并进的责任感。我的中学同桌同学,都是学习习惯、行为规范很差的学生。我的班主任是有意识地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经风雨、见世面”,从一个只会读书的文弱小男孩,锻炼成长能有同各种人交往共处,并带动他人一起发展的内在素质与能力。从这些不同的所谓“差生”们身上,我学到了“哥们义气”和“街头智慧”,但同时也帮助他们读书学习,不断进步。那时老师真有教育智慧,不光只盯分数、更重素质发展。生活与学习、品格与人格,都是老师们最关注的教育内涵。

 

读大学时,不少老师们治学的严谨态度、对学问探究的孜孜不倦,与学生交流切磋时的学术平等意识,都使我难以忘怀。记得在复旦大学读书时写毕业论文,我对西方结构主义的分析评论与论文导师尹大贻教授的观点并不完全一致,尹先生不仅没有扣我论文的分数,反而评为优等,并推荐给学术期刊发表。在英国读博时的导师Jerry, 更是每次见面交流,都会有各种观点碰撞,有时会从下午一直争论至深夜。记得有一次讨论哥德尔的不完备性理论时,师生两人争得面红耳赤,谁也说服不了对方,走出导师的办公室,在夜深人静的校园里,望着春夜幽远深邃的星空,Jerry悄声告诉我,三十多年前在剑桥,他与他的导师也是在剑河边上为他的博士论文争论到夜深。那晚上的星空与此时的星空是如此地相似……

 

当我的博士论文经修改后在美国出版时,导师Jerry替我写了篇充满着鼓励之情的书评。我在寄书给他的附言中提到,没有那些星空之下师生的无数次的思想观点碰撞,没有导师对学生的宽容、理解与支持,但又是在学术层面上一丝不苟的严格要求,就不会有这本学术专著。

 

不曾记得这些从小到大教过我的老师们,对我说过什么震撼人心的大道理或金句名言。记忆中就只有一个个暖人温馨的场景与细节。也许,为人之师,不必大言,点点滴滴、润物细无声,才是最有益并有效的为师之道。

 

师恩浩荡、师情难忘,借今日教师节之际,向天下所有的老师们问候祝福!



作者系西外外国语学校总校长 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