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版永辉棋牌 » 国际公民教育 » 活动与体验

在路上,与美好处处相遇(图)

2016-05-06

 

兰州小学不在兰州,在敦煌市月牙泉镇兰州村二组。这所由三所村小合并的学校,六个年级加起来仅135位学生。西外预初师生西北行走的第四天,来到了这所小学。孩子们载歌载舞热情的欢迎仪式让我们倍感全校师生的认真与质朴。全校硬件设施并不算差,但交流后了解的情况让我们心里沉甸甸的。该校师资匮乏,全校没有专业的英文老师,文科老师代教英文,老师前几天匆忙自学后再传授给学生。学生自三年级开始学习英文,面对厚厚的一本英文书,一周仅有两节英文课。更令人心痛的是135名孩子中有40多位回族小姑娘,如果这些女孩考不上初中,按当地回族的传统,她们几年后到了十四五岁就得嫁人。敦厚的校长谈及这些时黝黑的脸上满是忧思:“我们这地方偏远,不容易招到专业的老师。另外我们也急着给六年级的女娃娃们抓成绩、找学校,不然尚未成人,就得出嫁……‘’言语未罢,我们的心就猛地往下坠。

 

这里的孩子有些是留守儿童,有些即使父母陪在身边,但文化水准低,亦帮不到孩子的学习。与一位四年级成绩尚好的孩子交流很多后,我最后问:“你梦想考大学吗?‘’他茫然地摇摇头。我的心坠得更深了。物质上他们远远比不上西外来的孩子们,但因为地远路偏,外面的世界对他们来说似乎是无形的空洞,没有远方唤起他们求知的渴望。

 

但这里的老师、孩子实在而质朴。校园的一草一木,教室的点点滴滴,都能看出老师的用心。

 

孩子们载歌载舞热情的欢迎仪式让我们倍感到这里师生的热情周到。

 

看着常年经受海拔1000多米以上的日光照射而皮肤微黑的孩子们露出天真纯朴的笑脸,我们沉重的心暂时松快了一些。

 

西外的孩子也带来了不同的节目,最为出色的是孩子们集体陶笛吹奏、伴唱《月牙泉》。陶笛是西外的特色艺术课程,学生们在国内外的陶笛比赛中夺得的奖牌无数。清扬的笛声飞上敦煌响亮的晴空,对月牙泉美的赞叹,担心她未来的忧伤扣人心扉。

 

西外的孩子们在交流后真诚地把千里迢迢带来的礼物赠与弟弟妹妹们。陪同我们行走的上海丰侨国际旅行社、北方旅行社也慷慨馈赠了全校孩子们一大批学习用品。这份爱像流动的能量温暖着每个人。

 

最后孩子们走进教室,西外的孩子担任小老师教孩子们说英文,唱歌,背诗……

 

课堂上的交流更拉近了两地孩子们的心灵。一节课结束后。西外的孩子们仍不舍离开,争分夺秒地争取给弟弟妹妹们多讲一些……但聚散终有时,匆匆作别后,我们赶向下一个目的地——玉门关。

 

远在唐朝,王之涣在《凉州词》中就感叹玉门关的荒远。“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昌龄《从军行》写道‘’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顶着炽热的太阳,穿过茫茫戈壁,我们慢慢走近玉门关。远远望去,他如年老衰朽者一般孤独地立于荒野,曾经傍着他的孤城、依偎他的杨柳早已不见痕迹。

 

这个景点对预初的孩子们来说有些单调,孩子大都走马观花就背他而去。连不少成年人都不能读懂玉门关,我们怎能期待这些孩子懂得?望向玉门关外干涸的一片湖底,那里衰草连天。苍天之下,黄土之上,这孤寂的玉门关何等凄美!《红楼梦》中有言:古今将相今何在?荒冢一堆草没了……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有即是无,无即是有。面前孤零零的玉门关,在他盛年之时,只有达官贵人方可从此通过,平民百姓只能走北面的阳关。那时该是怎样的繁荣?如果我们从他的存在里读出这种世事变迁,我们就学着看淡人生得失,同时也会有一股忧思:今天缺水的大西北,月牙泉会不会消逝?青海湖能存在多久?……在奔往下一个景点的车上,我和孩子们分享自己此番感受,孩子们似乎若有所思。行走是移动的课堂,我相信孩子们能记住这份真切与生动。

 

今天的第三个去处亦如玉门关一样的凄荒,但魔力无限,那就是敦煌雅丹魔鬼城。

 

时间已是午后一点多,烈日滋滋地炙烤大地,地表温度高达30℃。在距离雅丹魔鬼城六公里处,大巴停了下来,两车的学生们纷纷走到骄阳下,仅靠一瓶水,徒步走完这六公里。孩子们一开始有些不适应,但两个班慢慢组成方阵,步调节奏开始调匀后,孩子们走得意气风发。蓝天白云之下,黑沙黄丘之间,穿行着西外一群红衣少年。大家踩着戈壁粗细不一的砂砾,深一脚浅一脚地快速前进。历经千年积淀的沙丘,望着眼前的热闹,也一定会投来新奇欣慰的目光。孩子们有说有笑,六公里不知不觉走到终点,大家各个仍叫着继续前进,不愿坐上大巴。考虑到天干地燥和后面爬鸣沙山的计划,我们不得不声明情况,强行按捺住孩子们的豪情。

 

此次带队的总负责人王晓辉副校长,尽管多日劳累,他仍率先带队领走在前,像曾经走在这条古道上的先锋大帅领着一群豪情万丈的士兵。

 

终于抵达了魔鬼城,孩子们面对大自然的奇观,集体瞬间石化一般,继而不断惊呼:好神奇呀!好厉害呀!太壮观啦……

 

魔鬼城内因风蚀而成的沙丘形态各异,惟妙惟肖。有金字塔、埃及狮身人面像、孔雀开屏、西海舰队等,无不形象生动。

 

在这广袤的荒野,大巴士走走停停,孩子们自由地在形态各异的沙丘前拍照纪念,各种各样的pose令人开怀大笑。

 

每张笑脸都写着他们纯粹的快乐和轻松。

 

王晓辉老师建议每人捡一块小石头带回上海以做纪念。于是,心细的孩子们开始兴致盎然地低头寻找。有的寻石头的奇形怪状,有的找石头的五颜六色。最后登车时,孩子们寻到的石头有的像片叶、有的如鹅卵,有的似象牙,色彩不一。孩子们能有这种心意和慧眼令人惊喜。

 

一路行走中,同学情更铁,师生情更深。多年之后,有多少“那些年”的美好故事可供他们将来述说!

 

孩子们在行走中每天都给到我们很多惊喜。图中苏星宇——年级学霸的在结束雅丹魔鬼城之旅,在回酒店的路上,约一个小时,完成了一篇令人赞叹的文章。老师的快乐莫过于看到孩子们成长。奇文共欣赏,下面我们共同来一睹为快。

 

星期四 雅丹 我认为这是一个被上帝眷恋的地方 有人会问:“这样荒芜的一个地方,何以被称为上帝最眷恋的地方?南方好似更适合这称呼。” 但我认为这荒芜,恰恰是上帝对它的偏爱。 首先是土地的色彩。南方春百花齐放,桃红柳绿,似乎完胜西北,但我更爱西北,如果南方的颜色是细腻,是五色斑斓。那么西北则是粗犷,神奇。它的颜色就像个不拘一格的男人所上的色,所有的颜色都是大片大片,戈壁一望无际的黑色偶尔才会有些植物点缀其中,沙漠那一望无际的金色,在太阳下十分耀眼。黄土地上有时大片绿色的农田相连,湖泊则是蓝得醉人,上方的蓝天白云也深情地投入她的怀抱。比起南方五色混杂,我更喜欢这大片的颜色,给人视觉上的震撼与清爽。假设你在荒凉的沙漠中走了很久很久,忽然发现前方有翠绿的沙枣树,有赤色的红柳,你一定感觉到惊奇。

 

其次,我更喜欢大西北的这种生机。在贫瘠的土地上,棕色的骆驼刺,深深地根扎大地。一丛丛半黄半绿的草,布满了戈壁,一束束红柳,在沙漠中大放异彩。在黑色的戈壁滩,金色的荒漠,银色的祁连雪山无不暗藏着生命的力量。如果说江南春花五彩缤纷,草儿嫩绿盎然,那是生机,我更认为西北的春天才是生机勃勃,看不见的生命繁衍出惊人的奇迹。无论是红柳还是骆驼刺草,或者是那些野草包,在这贫瘠的土地上都挺直身子,拼命成长出一种气候,这不更是一种生机,更是一种生命力?这里的春天没有江南春百花齐放的鲜艳,但有的是在这片土地上活下去的追求,这是一种对于生命的渴求,远没有南方春天的娇柔。

 

我猜想上帝一定是爱屋及乌,也眷顾着曾经住在西北的人或是这片土地上拼搏过的人,或是热爱这块土地的人。他们拥有刚强的性格,或者文韬或者武略。霍去病一辈子征战河西走廊与西域,对抗匈奴。年轻有为的他在荒漠带领着自己的军队所向披靡,直破河西走廊,剑指匈奴士兵首级。张骞行西域,第一次遭匈奴软禁十一年,依旧逃了出来,虽没完成与大月氏联合的使命,但他身上这份责任感,让人钦佩。建国后的铁人王进喜走出西北发展到东北,胜利地开凿了大庆油田。这里恶劣的环境成就了多么可怕又让人敬畏的人呐!现在的荒凉也掩藏不了它以前的繁华,多少能工巧匠在这留下一个又一个奇观。暂不说那莫高窟,单是嘉峪关的设计就让人敬佩得五体投地,多少商旅从西域而来进行贸易,多少敌寇被成功拦截在外。我一直认为绝境创造奇人,奇人创造奇迹。 如今的大西北,随着人们对地下水的过度使用,以及对植被的破坏,绿洲大面积减少。现在全球又一直在暖化,不知支撑着西北多个城市的祁连雪水何时又会干涸?

 

如今随着人们对地下水的过度使用,以及对植被的砍伐,绿洲大面积减少。现在全球又一直在暖化,不知支撑着西北多个城市的祁连雪水何时又会干涸?我如果能早一点出生走在这片土地上,说不定我能看到沙漠中如宝石般的绿洲,看到不知从哪喷出的一湾湖水。大西北的人深爱着他们的家园,极其珍惜水资源。他们把屋顶造得倾斜一边,用于收集难得的一点雨水。当地人为树浇水的方式也显出他们对水的珍爱。他们把树坑距地面留出约二十公分,力求让每一滴水都向下渗透到树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浪费。西北人竭力用水保护住绿色,保护住生命。因此上帝对他们也多几分青睐。让瓜果桃李比别的地方甜,让很多稀有的植物矿产生发于此。 虽然大西北被上帝深深眷顾,但却被人们遗忘,我们遗忘的不是它的名字,不是它的位置,不是它的气候,而是它原本的模样!她原本绿洲成片,原繁花似锦,原本生机盎然啊!上帝的眷恋着此地,但对于人,上帝也有他的无奈。 苏星宇走雅丹有感,2016年4月28日。

 

除了这篇文章带给我们思考和惊喜,此行中,孩子们所见所闻尝试写作的诗歌也让我们耳目一新。让我们相信了一句话:你的能量,超出你想像。

 

陶梁睿:《题嘉峪关》 依山傍水造雄关,铜墙铁壁把敌拦。 千年风雨永不变,城外山水蔚为观。

 

沈良磊:《赞戈壁》 百里无草色,千里无人烟。 茫茫戈壁间,沙石亦可赞。

 

鲍艺璇《咏嘉峪关》 抬头古沙何处去?嘉峪关前映云霞。 百年成功御敌寇,挥土扬尘历兵马。 头上沙枣散清香,脚下皆无草木花。 旌旗飘扬白云间,不愧天下第一关。

 

夏侯欣宜《西北行走》 荒漠苍苍、茫茫。晨曦淡淡,微凉。骄阳似火,闪亮。夕日斜坠,微光。星光灿烂,我们行走他乡。

 

这第四天的行走,预初十二岁的孩子们在方方面面的成长令我们甚为欣慰。敦煌十点左右才夜幕降临。一天的活动结束,但集体总结分享到11:00多,孩子们在会场仍挺直腰杆,双目有神。此次行走,孩子们一定也感受到了自己麦苗拔节般的变化。希望孩子们学会从生活中学习,学会自我教育,成为无惧的勇者,无惑的智者,无忧的仁者。

 2016-5